<i id='q5y9d'></i>
      <ins id='q5y9d'></ins>
    1. <acronym id='q5y9d'><em id='q5y9d'></em><td id='q5y9d'><div id='q5y9d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q5y9d'><big id='q5y9d'><big id='q5y9d'></big><legend id='q5y9d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1. <i id='q5y9d'><div id='q5y9d'><ins id='q5y9d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code id='q5y9d'><strong id='q5y9d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fieldset id='q5y9d'></fieldset>
        <span id='q5y9d'></span>
      2. <tr id='q5y9d'><strong id='q5y9d'></strong><small id='q5y9d'></small><button id='q5y9d'></button><li id='q5y9d'><noscript id='q5y9d'><big id='q5y9d'></big><dt id='q5y9d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q5y9d'><table id='q5y9d'><blockquote id='q5y9d'><tbody id='q5y9d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q5y9d'></u><kbd id='q5y9d'><kbd id='q5y9d'></kbd></kbd>
      3. <dl id='q5y9d'></dl>
        1. 金豆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6

          在一個遍僻遙遠的小山村裡住著李老太太、兒子、兒媳一傢三口。

          李老太太會給人接骨、按摩、針灸、刮砂,是個能人,尤其是為產婦接生,更是十裡八無人能比,多年來經她手接下的嬰兒有百餘個,從未有過閃失。本村人自不必說,就連遠道慕名而來者也是常年絡繹不絕。更令人敬佩的是,不論是誰找她,她都有求必應,而且從來分文不取,全傢生活靠的是兒子種田、兒媳紡線織佈和傢裡那十幾隻雞。

          說到養雞,李老太太也是行傢裡手,盡管村裡有時鬧雞瘟,她傢的這些雞也不曾死過一隻。

          她傢的雞是在籠裡飼養。雞籠是兒子大寶編制的,雞籠用瞭多年,已經破舊,李老太太叫兒子再編個新的。

          幾天後,大寶著手編雞籠。他整整編瞭一天,直到傍晚才把雞籠編好。大寶樂得合不攏嘴。

          當天夜裡大寶一覺醒來,想起院門還未閂好,於是起身穿衣閂門,就在這期間,奇異的事發生瞭:他出屋時院中的雞籠明明還在,等到他閂好院門轉身準備回屋時,雞籠竟“唰”的一下不見瞭。他嚇瞭一跳,揉揉眼睛再看,雞籠的確是真的沒瞭。他回屋叫醒母親,母親出來一看,也摸不清頭腦,問:“當真是閂門之前還有?轉身就沒瞭嗎?”

          “媽,我能騙您嗎?我什麼時候說過瞎話?”

          娘兒倆百思不得其解,呆呆地楞在瞭院裡。

          忽然,院外響起瞭敲門聲,開門一看,見院外站著四條精壯的漢子,身後停著一頂小轎。其中一個人深深地沖李老太太作瞭個揖,不等發問就急沖沖地說:“李奶奶,有個產婦難產,折騰得快不行瞭,請來的接生婆不頂用,她丈夫急得直撞墻,您快去幫幫忙吧!我們借瞭一頂轎子,抬您去。”

          “你們是他傢什麼人?”

          “我們是他傢的鄰居。”

          李老太太一向急人所難,一聽這事,就把剛才的蹊蹺事拋在一旁,對抬轎人說:“哦,那就快走,晚瞭要出人命。”

          李老太太臨上轎時又囑咐大寶:“丟雞籠的事,暫且不要聲張。我去去就回,你睡覺去吧。”

          大寶進屋,媳婦睜開惺忪睡眼,問:“剛才吵吵什麼?又是雞籠,又是生孩子的?”……

          大寶把剛才的事詳細一說,媳婦頓時睡意全消,瞪大瞭眼睛說:“怪瞭,是不是抬轎的偷瞭雞籠?”

          “不可能。”大寶搖搖頭,“我才閂好院門,轉身雞籠就不見瞭,然後他們才叫的門。他們若偷,也隻能趁我閂院門的那一眨眼的工夫翻墻而入偷瞭雞籠,然後越墻而出再去叫門,誰有這麼好的身手?再者,我仔細看瞭,轎子裡空空的,雞籠那麼大藏在哪兒?

          “說得也是,不過這可就怪事瞭。”媳婦又問,“產婦是哪村的?這四個抬轎的在哪兒住?”

          “喲,我沒顧得上問。”

          媳婦“噌”地坐起:“啊?這些都沒問,咱媽歲數大瞭,深更半夜出點事,咱們哪兒找去?”

          “你還不追著去看看?!”

          大寶追出門,借著月光一看,遠處的轎子還隱約可見,他大踏步地向前追去,可是轎子卻越追越遠,後來就不見瞭。四人抬轎行走居然比空人奔跑還快,他越發感到不安,於是拼盡全力追趕,並大聲呼喊母親。

          他連跑帶喊瞭好一陣,後來驚動瞭一個老者,老者開門問明瞭緣由後,壓低瞭嗓門說:“這事有點怪,附近根本沒聽說誰傢有什麼產婦,倒是在北面的土丘邊上經常有狐仙出沒,會不會是……”

          大雞籠瞬間消失、抬轎人快腿如飛、附近又有狐仙出沒,三者一聯系,大寶呼的冒出瞭一身冷汗。

          此時,轎子裡的李老太太想的遠沒有兒子兒媳復雜,她隻擔心那個產婦,她一邊透過轎窗尋覓燈火,一邊催促抬轎人繼續加快速度。

          當夜,月色皎潔,萬籟俱寂,鄉間土道,在灰蒙蒙的曠野上,尤如一條狹長的條帶,直通無邊的天際,那乘小轎,仿佛暗紅的絨團,不住地向前跳躍著。

          李老太太終於發現瞭遠處的燈火。不多時,就聽見瞭產婦那撕心裂肺的嚎叫聲,她一聲吆喝:“快!”轎子直逼燈火而去。

          轎子終於在一座房前停住,李老太太下轎目不旁視直奔堂屋,再一撩簾就進瞭套間,甚至都沒看清男主人主人的模樣,隻覺得有人不住的作揖。